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离婚五个月
离婚五个月

离婚五个月


程子离婚已经五个月了,老公离开了之前他们住的公寓,她回去准备收拾一下屋子,好让在老家的父亲搬到这里住,而她会搬到木哥家里去,​程子开着她的丰田轿车到了公寓,上楼打开公寓的房门,脱掉黑色高跟短靴,露出了泛着黑色光泽的丝袜脚,按说东北的这个季节女人是不会穿丝袜的,而程子是先将稍厚的紧身袜穿好再将超薄黑色连裤丝袜套在腿上包住紧身袜,这样整个下体泛着黑色丝光,进到屋后程子脱掉一步裙,露出了丰满紧实的黑丝下体,在灯光的照射下,整条黑色大腿看上去丰满紧致又在屁股大腿和腿弯处带有光泽,这种勾起男人性欲的身材穿着,木哥做梦都想早点操到这个离异少妇。
程子收拾了床上的床单被罩,给爸爸留下一套新的,在到床傍边床柜中收拾自己的​贴身衣物,在最下层放着的是各种袜子,多数为棉袜或者稍厚秋天穿紧身袜,在紧身袜下面还有一个白塑料口袋,里面装了一条肉色连裤丝袜,她老公离开前最后一个晚上,拿着这双丝袜幻想着橙子的丝袜脚裹住鸡巴套弄,边用丝袜揉搓边幻想着妻子在自己身下哀叫,随着龟头一阵酥麻,男人把着鸡巴对准地面,在这个家中射了最后一次精。
程子打开看了下袋子里的丝袜,没有留意丝袜被动过,又放回到了抽屉中。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木哥在她后来醉酒后,会用这双丝袜把她操的多惨。
程子准备好父亲用的牙具洗漱等用品后,装好一箱衣服,接到了木哥打来的电话。
妹儿,你说的事哥给办好啦,明天直接让人去税务局交材料,招呼打好了,不用补税!
太好了,哥! 上次我去可把我难为坏了,偏让我补个三万块钱。
都是好朋友,听说是妹儿的事一定给方便嘛,小事儿哈。
东西收拾好了?哥去接你?
嗯,来我公司吧。
好,我这就就去。
木强放下电话,内心有点小激动,马上就可以睡她了,等了这么长时间。自从一年前在美奥商学院见到程子,木强就看中了这个少妇,圆圆的脸蛋,大大的额头,一双笑眼,和人打招呼,温馨可爱,一米六的身高不胖也不瘦,夏末刚要入秋,她穿了一个快到腿跟的牛仔短裤,脚上踩着高跟凉鞋,腿上穿了丝袜,两条要命的性感大腿泛着白光,坐在侧后身,木强时不时去盯着那双丝袜大腿看,尤其是大腿根部露出了一大截裤袜底边。
后来他居然在她公寓的箱子里找到了那条让他无数次意淫的丝袜,木强拿着丝袜套在鸡巴上,看着已被扒光的程子,一边手淫一边盯着她的白屁股,木强把裤袜套在程子头上,下身硬硬的鸡巴插入程子湿滑的阴道,一边趴在她身子上抽插,一边用嘴亲着蒙上了裤袜的脸蛋,隔着丝袜吸吮她的嘴唇和舌头,程子不由自主的在他身下哼唧,嗯嗯,,嗯。木强感受到程子阴道的湿滑,每次的阴茎插入都伴随着咕叽咕叽的声响,这种听觉触觉带来的刺激感受,让木哥非常受用,虽然程子是在醉酒状态,没有自主意识,但每当木哥的鸡巴尽根插入到程子阴道深处,她都会下意识抬起屁股迎合,每一次迎合木哥都能感受到龟头被橙子湿滑阴道内的软肉包裹,在几次抽插后,木哥的阴茎停留在程子身体里开始射精,木哥的阴茎不长但是粗壮,把程子的阴道塞的满满的,程子闭着眼仰头啊的一声。木哥拔出带着精液的鸡巴,把套在她脸上的丝袜拿了下来,用丝袜裆部擦干阴茎,用剪刀在裤袜裆部剪了个口,再把丝袜给程子穿好,这样上身裸露的女人下身只穿着丝袜,木哥把玩着她的丝袜脚抚摸着丝袜屁股,顺着丝袜破口,又一次插了进去,木哥把程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自己两手把着丝袜丰臀,疯狂的挺动撞击着屁股,屋里的灯打开着,木哥非常兴奋的看着包裹着丝袜的大屁股,他喜欢连裤袜的屁股和大腿根部的位置渐深的颜色,被几把操的程子,每一次被木哥的鸡巴顶入阴道,都会啊啊啊的叫,看到这个平时端庄正经的女人这么淫荡,木哥实在控制不住,把她反过来,两双丝袜腿交叉着扛在一侧肩上,用嘴尽情的吸吮着程子的舌头,下身边大力的进行着抽插,程的的嘴里发出呜呜呜呜嗯嗯嗯的连续呻吟,丝袜屁股被操成了椭圆形,木哥的下身死死的抵住她的胯部,用力的挺动阴茎,感受着阴茎的一阵酥麻,射了很长时间。恋恋不舍的拔出了阴茎,木哥这次心满意足

【完】